看部剧就是变态还骂小鲜肉不男不女这个名编剧是在恃弱行凶吗?

发布日期:2019-08-09 08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《陈情令》播出一月有余,豆瓣评分和口碑都逆风翻盘,从4.8一路涨到7+的时候,编剧汪海林在微博上发表见解,形容该剧「变态」。

  在《陈情令》播出一月有余,豆瓣评分和口碑都逆风翻盘,从4.8一路涨到7+的时候,编剧汪海林在微博上发表见解,形容该剧「变态」。

  汪海林也乐在其中,在评论中持续回复,不仅以「作践自己」来形容《陈情令》的粉丝群体,还批评平台、投资人、创作人等相关人员恬不知耻。

  有人捧他的臭脚,他洋洋得意,甚至引经据典,引杜丽娘与看剧的粉丝作类比,看似文艺的紧,可稍微一想着“君子病”三个字,真是三分卖弄,三分猥琐,还有三分忍不住炫耀出来的优越感。

  如果这一串头衔还是过于陌生,那么提起他的作品,恐怕没人不知道——大名鼎鼎的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,诸多经典语录,至今「余威犹在」。

  作为业界著名编剧,汪海林的名气远远大过诸位同行,倒未必是因为著作等身,而是他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一些惊世骇俗之语录出现在大众眼前。

  2017年,汪海林在北大作了他的年终演讲,语言极尽讽刺,观点犀利,痛批大IP+小鲜肉的模式。

  在这场对全影视行业的炮轰中,他口中的投资人利欲熏心,导演、制片人目光短浅,演员演技稀烂,亲爱的观众朋友口味低俗,简直是目光所及之处,“全员作风媚化”。

  汪海林向大众传递出来的另一层态度是:编剧是受害者,没有好作品是因为好本子被埋没,好编剧无人问津,所以烂演员横行其道,影视市场乌烟瘴气。

  2018年的一期《圆桌派》上,他分享了明星「公关出轨」的艺术,卖弄自己对圈内规则的熟练程度;

  紧接着又发表“某小鲜肉是烂片代名词”的宣言制造吸睛话题——他的这个画风太熟悉,简直是照抄去年的演讲:

  本质上,他一视同仁地看不起这一代的年轻演员,但凡“小鲜肉”或者“流量”,甭管演技如何,特彩吧高手坛论展示3D成像、全息成像、空气成像、统统就是一堆不可回收垃圾。

  汪海林定义他们为没有「敬畏心」的表演群体,赤裸裸地公开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。

  于是汪海林理所应当的承担起了某种意义上“公知”的义务。直到炮轰《陈情令》事件,大家终于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了。

  这像不像是你周围那些自己一身肥膘的抠脚大汉,对着屏幕上的小鲜肉,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鄙夷?

  可同样的语录,以更刻薄、更理直气壮的形式出现在了一个号称文化人的公知身上。

  在他身上,我看不到作为一个公知的修养,只看到一个油腻中年男人的自负感和优越感。

  本来,作为影视圈专业人士,对当下热播剧作出一些个人见解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即使有时候针对剧本身的言论可能过激,但大众仍然会抱着相对中立而宽容的态度评判,该赞扬时赞扬,该批评时也绝不手软。

  但是汪海林的言论,之所以让人感到不适,是因为他把对一部剧的鄙视,投射到了对整个题材以及对一整个群体的侮辱。

  他以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,运用自己的口舌和学识,扭曲那些被他本人所不耻的对象的观剧目的,并煽动性地带动一部分同样有偏见的人进行攻击——譬如内涵女性追耽美剧的欲望仅仅来自自身的“性压抑”,并将其作为结论堂而皇之地发表在公众平台上。

  无数的直男癌们,从此有了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语录,汪海林凭着自己的学识,给他们递上了一把诛心的利刃。

  这次微博上的事情发酵了几天,汪海林全然不惧怕被diss,可以看出来,他享受被骂,也愉悦于被捧臭脚。

  于他,但凡骂声,其中意味必然可笑,不过是一群无知蒙昧的观众依然在信口雌黄,而讲真话的人却注定寂寂无依。这种酸腐文人独有的扭曲情绪,反而更让他尝到“在座的都是傻逼,只有我不是”的窃喜味道。

  作为一个编剧,汪海林在评价演员时,首先考虑的不是演技和能力,而是对其粉丝和热度一再追究,持续辱骂,猛烈炮轰。

  他不吝以最低的姿态要求自己,却以最高的要求对待观众,痛陈观众眼光低俗,只因观众和自己的品味不符。讨伐内核蛮横无理,毫无逻辑可言。

  比如他说过这种言论:「我们公司有很多年轻的编剧,我明令禁止他们写这样的对白:“大人饶命啊。”“你好坏你好坏哦”。」

  除了几位编剧合写的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,数来数去,竟然只有一部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。

  在审美上,他声称国内最红的男演员是一些不男不女的人,对国家的审美安全造成威胁,而欧美的男演员才有强烈的男性标志。

  事实上,大众并非不知道国内编剧的地位和处境,也因此,对于国产编剧,无论是作品还是他们的控诉市场畸形的言论,大众的包容程度,都远超韩剧美剧英剧等等。

  作为剧评号,我们更是不止一次听过“韩剧8.5分以下我都不会看,国剧上了7分就觉得很不错”这样的句子。

  同为编剧的刘和平,不但完成了《大明王朝1566》、《雍正王朝》、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惊艳作品(豆瓣评分分别为:9.7分,9.0分,8.9分),在对待不同类型的作品上,其宽容度也尽显文人风范。

  致力于倡导性平权的李银河明确指出,小鲜肉与男色消费是是社会多元化发展的必然,不同人活出不同的属性是一件该被允许而不是批评甚至谩骂的事情:

  而汪海林,作为公知人物,专业素养没有露几分,包容性是真的一点也不剩,也是难得。

  而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系列,虽然为人所熟知的是主编剧邹静之,但汪海林作为参与编剧之一,好歹也加入了第三四部的创作——尽管是系列剧中质量与口碑最低的两部。

  除此之外,明明是编剧,汪海林却整日以专业影评剧评人自居,流连各大媒体平台和演讲场所。

  说到底,这个社会从来不反对“不同的声音”,但是以局外人的优越角度,去评论自己从未了解过的作品,凸显自己的小众优越感,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。

  作为一个圈内有话语权的公众人物,以口舌之能煽动他人,抨击观众,这种行为,实在无法让人说一句:得体。

  但这个市场想要越来越正常,越来越开放,靠的是对题材包容, 对质量严苛的真正文人和编剧,而不是这些试图凸显自我的文化流氓。

  标签:编剧 汪海林 陈情令 鲜肉 演员 言论 观众 一起来看流星雨 小鲜肉 优越感 文人 话语权 作品 演技 北平无战事 处境 制片人 语录 雍正王朝 圆桌派